UGC logo.png

心理健康

To play, press and hold the enter key. To stop, release the enter key.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press to zoom

什麼是心理健康?

 

心理健康描述了我們的心理狀態——我們的感受以及我們如何應對日常生活。它可以時時刻刻、日日、月月、年年都在變化。心理健康是一個人的心理和情緒健康狀況。

為什麼心理健康很重要?

我們的心理健康 會影響身體、情感和精神的幸福感。它會影響我們看和聽周圍事物的方式,影響我們專注和應對日常運作的能力,以及我們與他人的關係。它會影響我們反思、學習和與他人分享以及最終作為個人“成長”的能力。  

心理健康如何影響身體健康?

我們的心靈狀態 可以對我們的身體健康產生巨大影響。 我們的精神壓力水平通常直接或間接地影響我們的能量水平、我們的睡眠能力、我們的食慾和身體疼痛的感知水平。如果我們無法達到良好的平衡,這些因素中的每一個都會進一步對我們的身體健康和身體健康產生負面影響。例如,如果我們的食慾受到影響,我們可能會感到多吃的衝動,這會導致體重增加,並增加我們患其他與體重增加相關的健康問題的機會,如糖尿病、心髒病、中風風險、肺部疾病、癌症等等。如果我們更累了,我們可能會覺得需要多睡一會,或者如果我們失眠或壓力大——這會影響我們的免疫系統和我們身體對抗感染的能力。由於副作用,我們可能為心理健康問題開出的藥物也可能對我們的身體健康產生直接影響。  

 

心理健康如何 影響精神健康?

如果我們感到沮喪或焦慮,或者患有憤怒管理問題、睡眠不佳、壓力大、成癮問題等——我們更有可能以“消極”的方式看待我們周圍的世界。我們更有可能對人們所說或所做的事情做出消極的解釋——也更有可能在日常活動、工作、家庭和人際關係中“扮演受害者”。我們更有可能感到低自尊——內疚和“不配”的感覺,以便能夠發展或專注於發展我們的精神健康。低能量水平會降低我們參與冥想、祈禱和治療可能有助於我們的精神健康的積極性。由於自尊心低,我們無法“愛自己”,因此無法“愛他人”。我們越不愛別人,就越不願意參與可以幫助他人的活動——這會進一步影響我們自己的精神幸福感。在這種消極的心態中,有時人的靈性能力會“連接”到生命之源——與上帝之間,並發展出健康的關係 與他們的創造者相處也可能會受到影響,因為我們變得不那麼反省,不那麼專注,更不能集中精力和“專注”於努力保持積極和充滿希望。

 

然而,當我們的心理健康狀況不佳時——這也可以讓我們有機會在其他方面變得更加精神。有時,它是我們精神之旅的開始和一部分。它可以促使我們更加了解我們的生活、我們的目標,並幫助我們開始變得更加反思和專注。它可以為我們突出關於我們自己和我們周圍世界的重要教訓。有時我們不得不下山——為了同情和理解對立面的概念,這樣我們就可以再次上山,同時能夠更多地欣賞積極的一面。如果我們不知道悲傷,我們如何欣賞幸福?如果我們沒有經歷焦慮,我們如何欣賞內心的平靜?如果我們不知道黑暗,我們如何從精神的角度理解光?如果我們沒有體驗過成為“受害者”的感覺,我們如何學會無私?還是“以自我為中心”?如果我們自己沒有經歷過這些,我們如何理解和同情那些面臨否認、內疚或憤怒的喪親情緒?如果我們不知道自己身處那個地方是什麼感覺,我們如何幫助那些感到沮喪和絕望的人?同樣,通過感到沮喪、焦慮、不配和內疚——它可以幫助提高我們的謙卑水平。它可以幫助提醒我們,我們並不像我們有時想像的那樣自給自足,也不像我們想要或認為的那樣完全控制我們的生活。它有助於降低我們的自我水平,有些人發現,通過體驗情緒低落和自尊心低的感覺,一個人實際上“更有能力”與上帝建立聯繫並與他建立更純潔的關係。如果有人與他們的造物主有良好的關係——並且感覺能夠與他分享他們的想法和感受,並且相信他會傾聽、理解和愛我們,那麼它可以給人一種“希望”的感覺,幫助他們在心理上堅持下去。健康問題。它可以幫助我們反思並從我們的負面情緒和經歷中學習,幫助我們同情他人,並幫助我們通過利用這些經歷來幫助他人來在我們的經歷中找到意義和目的。  

對毒品、酒精或任何其他麻醉品的成癮會對我們的長期幸福感、滿足感以及心理和精神健康產生巨大的負面影響。我們中的許多人轉向酒精、吸煙或非法藥物來短期暫時緩解焦慮、壓力或抑鬱——或幫助我們應對生活中可能發生的創傷事件。然而,我們可能沒有意識到的是,我們的身體對這些麻醉品產生了耐受性,阻礙了我們的思想和我們的精神/靈魂/自我從內部癒合。此外,它們會加劇我們的焦慮、失眠、壓力和抑鬱症狀,並影響我們的運作、反思、學習、與他人互動和互動的能力,從而影響我們與自己、他人和上帝的關係。它們會導致我們對自己的情緒和行為失去“控制”,並可能導致我們對自己和他人發表有害的言論和行為。當我們達到對某種物質“上癮”的程度時,就好像我們成為該物質的“奴隸”,並將其置於對我們真正有益的東西之上。許多對有害物質上癮的人患有嚴重的心理健康問題,無法得到他人的解決,最終遭受痛苦並失去金錢、友誼、家人、親人、房屋、工作、汽車,通常最終也會失去生命。有關獲得成癮問題支持方法的更多信息,請參閱 (.....SHARE)

請參閱“精神健康”,了解精神健康如何幫助和影響我們的身心健康。  

 

我可以做些什麼來幫助改善我自己的心理健康?  

有信仰:   

 

相信一個更高的存在——相信上帝——相信他會傾聽我們內心深處的想法和感受,並且比我們自己更了解我們——這本身就是一種巨大的“治愈”,有助於消除 我們的焦慮來自我們。當靈魂“臣服”於“上帝”並在困難和困難時期相信他時,那個人以某種方式將他們所有的麻煩“交給”他——當我們在完全“臣服”於他的神聖旨意之間取得適當的平衡時- 在用我們的心思和靈魂尋求他的快樂並改善自己的同時,我們對“學習”和“成長”敞開心扉,因此將困難和鬥爭視為“機會”而不是痛苦。我們的方式 感知和判斷情況從消極變為積極,我們的心因祂在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中的同在而變得謙卑。它刪除 來自內心的孤獨,取代了驕傲和消極 懷著慈悲與和平的心情思考。我們通過對上帝的信仰發現,在這個物質世界中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給我們帶來精神上的痛苦和損失——如果有的話——如果我們反思和理解,並尋求他的智慧——那麼身體上的鬥爭可以給我們帶來甚至 更接近上帝的王國和成功。然而,讓我們記住信心——當它與“盡力而為”齊頭並進時是最有效的——上帝會幫助那些幫助他人的人。當我們認識到他通過信仰和對精神領域的感知給予我們的幫助時,我們的焦慮就會“消失”。  

自律: 當我們學習並培養自律的力量時,我們就會更好地學習如何控制和平衡我們的時間、我們的行為、我們的言語和行為,並且更有可能以我們靈魂真正渴望的方式“成功”。通過自律,人們可以學習如何控制自己的性慾、情緒——比如憤怒、慾望、貪婪,這樣我們的行為就不會對周圍的人造成傷害或痛苦,然後 導致這種負面能量反射回我們自己。通過自律,我們可以建立一個例行公事,其中對我們的生活很重要的事情,如冥想、祈禱、 花時間陪伴孩子,上班不遲到,不吃太多,睡眠充足 - 任何我們認為對我們重要的幫助我們的事情 - 都會完成而不是“忘記”。它可以幫助防止我們因可能面臨的日常挑戰而偏離和分心,並可以幫助我們保持井井有條。  

善舉:  見“善意”頁面

 

真實性:     見“求真”頁面

冥想:      請參閱“祈禱和冥想”頁面

自我反省:     參見“自我反思”頁面

正念:     參見“正念”頁面

笑聲:  -有一個 幽默感可以幫助:)  

飲食:  改善我們的飲食和健康飲食也可以對我們的心理健康和能量水平產生顯著的積極影響。有關這方面的更多幫助,請參閱 (.....)

 

身體活動:

當我們精力不足時——有時我們最不想做的就是起床鍛煉。當我們感到沮喪時 - 很難出去跑步,甚至走出家門。當焦慮程度如此之高以至於您想避免與其他人在一起時,即使您想進行更多運動,也可能會感到非常辛苦和努力,並可能導致驚恐發作和焦慮程度惡化。  

然而,重要的是要意識到鍛煉和保持身體活動對我們的心理健康的積極影響。身體活動可以幫助釋放“內啡肽”——一種在我們體內釋放的天然化學物質,有助於提供一種“自然高潮”的感覺。內啡肽是男孩減輕疼痛和增強快樂的自然方式。因此,我們體內的內啡肽越多——我們經歷情緒和身體疼痛的可能性就越小。內啡肽也被證明可以幫助我們加強社會依戀——即與他人聯繫——這也有益於我們的心理健康。內啡肽的釋放有助於直接或間接緩解焦慮和抑鬱。因此,養成定期鍛煉或體育鍛煉的習慣和紀律可以幫助改善我們的身心健康和情緒健康。一旦我們確信它必須幫助我們的影響和潛力,我們可能會找到堅持通過“面對我們的恐懼”(見下文)的初始階段並邁出第一步的力量。我們沒必要 直接潛入——我們可以慢慢來——從在房子裡走來走去開始,每天上下樓梯幾次,如果不想出去,可以做一些家庭運動,然後也許會在街區周圍散步,然後去公園走更長的路,然後可能開始跑步或慢跑——每個人都是不同的,有很多方法可以讓我們利用我們的想像力變得更加活躍。

瑜伽是一種以溫和的方式進行身體活動的非常有用的方式,同時有助於伸展我們的肌肉並釋放可能因壓力和焦慮而引起的緊張。  

面對我們的恐懼: 為了讓自己和他人受益,我們有時間逃離危險境地——但也有時間勇敢地面對我們恐懼的事物——以便能夠“擺脫”被控制的感覺.如果導致我們焦慮的情況沒有邏輯基礎,並且我們覺得將自己從這種情況中移除是對自己和他人的不公正 - 我們的靈魂可能會渴望“大聲說出來”反對控制因素,但也許我們缺乏信心會導致害怕我們可能會因此受到傷害或“受苦”。我們發現逃避我們的焦慮,不去面對它們,實際上將我們自己暴露在它們面前只會讓焦慮變得更糟——當我們焦慮時,我們會放棄我們的焦慮。 防禦,我們的武器——通過試圖保護自己,我們有時最終會對他人造成傷害。當我們面對恐懼之後 承認這是最“合乎邏輯”的事情——它最初可能會給我們帶來一些不舒服的症狀,但我們發現一段時間後我們不再害怕,因為我們習慣了,學會了忍受,學會尊重它,甚至可能最終學會愛上它。當我們面對恐懼時——我們更有可能從中學習。當我們學習時,我們獲得了智慧,變得越聰明,我們就會變得越強大,我們更懂得如何放下焦慮......  

 

與人交往: 讓我們反思 - 應該先做什麼 - 與 上帝?或相互連接?  

有人說:“通往上帝的唯一途徑是與他人建立關係。” -然而,我們與所有存在之源的關係變得依賴於與另一個人的關係-正如我們所知,如果不是基於雙方的信任和承諾以及永恆的愛,這種關係有時可能是短暫的。 

我們不能換個角度看嗎?
 

讓我們考慮一下,也許與他人建立聯繫的方式是通過與我們的造物主建立關係?
  通過與他建立更好的關係,我們可以與他創造的其他人建立更多聯繫?這樣就沒有人與神之間的代禱。而所有其他的精神聯繫首先依賴於通過他的直接聯繫。從他的角度來看,這種聯繫是牢固而持久的,而打破它的唯一方法就是從我們的角度進行選擇。他變成 男人和女人之間的紐帶。他成為人類與所有其他生命和存在形式之間的紐帶。 

我們如何與上帝建立更好的關係?他是至高寶座上,擁有最美麗屬性的人,世界之主。他創造了我們的眼睛、耳朵、心靈、思想和情感,讓我們以一種我們可以看到、聽到和理解他的屬性的方式來感知和反射,以便我們可以將它們用作我們自己生活和我們與他人的關係。他的靈存在於所有熱愛並願意分享的人之中。他們的言語是好的,他們的行為是富有成效的。因為他們注意取悅至尊者的本質,並使用他的屬性作為他們自己屬性和行為的指導和榜樣。他們在上帝身上看到了自己的一部分,這就是他們發揮潛力的地方。它們成為他的屬性可以在物質領域造福他人的媒介。當他們看到他們的言語和行為利用祂所教導的屬性造福他人時,他們會感到高興,並且祂將平安置於他們的靈魂中,因為他們知道這令最有同情心、最有愛心的人——萬事萬物的源頭感到高興,和平的給予者。
 

上帝是男人與他之間、男人與女人之間的代求。當我們用我們的言語和行為彼此照耀祂的光時,我們就能在彼此身上看到自己,並且更能夠彼此建立一種信任和愛的關係。這就是為什麼與上帝的關係如此重要的原因,因為沒有它,我們就不會擁有持久、信任和愛
 彼此的關係。如果人是孤獨的,那麼分享經驗帶來的快樂在哪裡?如果沒有可以從這些概念中受益的接受者,那麼愛、同情、善良、喜悅和寬恕又有什麼意義呢?

藥物:

 

傳統和現代藥物均可用於治療某些精神健康障礙。有時,一個人可能為一個人工作,另一個人可能為其他人工作。然而,這些通常可以短期緩解情緒低落、焦慮、失眠、壓力等,理想情況下,一個人應該解決潛在的因素,以便能夠獲得長期的康復益處。  

當我們感覺如此低落、能量水平顯著降低、感到士氣低落、嚴重焦慮和注意力不集中以至於我們無法正常工作並參與可能有助於長期治愈我們並幫助我們的活動時解決導致我們做事方式的潛在問題——抗抑鬱藥和抗焦慮藥等藥物可以在幫助提高我們的能量水平和情緒方面發揮重要作用,並將我們的焦慮水平降低到我們能夠做到的水平長期運作和參與

治療。  

我們必須小心,不要通過使用抗抑鬱藥等長期藥物來“掩蓋”導致焦慮和抑鬱以及其他負面症狀的根本原因。  

“抑鬱”並轉向上帝

抑鬱症是一種情緒障礙,會導致持續的悲傷和失去興趣。它會影響我們的感受、思考和行為方式,並導致各種情緒和身體問題。症狀可以在輕度、中度和重度之間變化,我們可以有好日子和壞日子——但是當我們使用抑鬱這個詞時——我們傾向於描述一個人在一段時間內的“一般”狀態。   

 

抑鬱症的症狀包括情緒低落、對日常活動的興趣或愉悅感降低、疲倦、易怒、自卑感、內疚感、睡眠模式改變、食慾改變、絕望、動力降低、注意力集中能力降低、記憶力減退,自殺意念(在嚴重的情況下)。 

生活有起有落。我們都有美好的日子,也有糟糕的日子。艱辛之後是輕鬆。在我們的生活中,經常會有一些事件或壓力源有時會讓我們感到“沮喪”——這是人類的正常情緒——它是我們的身體和大腦如何適應變化並理解我們周圍發生的事情的方式。許多人發現,在這些低谷時期,他們可以變得更加反思和更清楚地理解——這可以幫助他們從經驗中獲得力量,並幫助他們將所學的積極性帶給自己和他人。一些例子可能是在親人的喪親之痛、壓力大的離婚、失業、經濟壓力等之後。  

 

然而,有時我們可能會感到“沮喪”,而我們不知道為什麼。一個人可能在大宅里過著物質上舒適的生活,與家人在一起,有一份穩定的好工作,桌上有食物,還有許多人認為是“完美的夢想”,但他們可能仍然不快樂。在現代醫學中,我們傾向於將其歸咎於大腦中的“化學失衡”——儘管化學失衡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並且有證據表明抑鬱症會在家庭中蔓延——通過簡單地歸咎於此,我們有時會避免對我們的生活負責以及我們的情緒和心理健康。 - 有許多重要的因素讓許多人在談論時感到不自在 - 例如精神健康及其對我們心理健康的影響。  

 

藥物在短期內是有幫助的,例如,對那些患有中度至重度抑鬱症狀(包括自殺意念)的人使用抗抑鬱藥——因為它們有助於合成替代我們大腦中缺乏的化學物質,並提供妄想認為我們很快樂。如果有人缺乏參與和參與治療的動力,這可能會有所幫助,這可能對他們有更長期的幫助。然而,藥物通常不能解決與我們的情緒有關的潛在問題。因此,身體可能會長期依賴它們——如果沒有藥物或對症狀原因的明顯了解——我們將無法正常癒合。由於沒有體驗到抑鬱的情緒——並且無法反思它們——通過簡單地“掩蓋”它們以便能夠再次正常運作——我們無法審視自己,更好地了解自己,並有可能錯過發展我們精神的機會成長並改善我們的長期心理健康。

 

在抑鬱發作期間,信仰和靈性的作用可能非常強大。有證據表明,那些對上帝和來世有強烈信仰的人不太可能因自殺意念而採取行動。他們不太可能轉向有害物質,並長期依賴藥物來掩蓋他們的症狀。如果我們能夠反思我們的行為、我們與他人的互動以及我們的言語和行為對我們情緒的影響,信仰可以幫助我們從消極情緒中創造積極情緒。通過正念、冥想和祈禱——通常我們可以在充滿挑戰的時代堅持不懈地找到力量和“希望”,通過從過去“學習”它可以幫助我們為負面經歷創造目標和意義,並使我們能夠找到力量原諒自己和他人,因此從困難和挑戰時期“繼續前進”,並“放下”憤怒和內疚的感覺。對於那些對他們可能對他們或他人產生負面和有害影響的事情感到內疚的人 - 以及那些相信經常寬恕的上帝的人 - 可以幫助我們繼續前進 - 讓我們“悔改”去,改正我們的行為,以改善自己,而不是繼續與該行為相關的負面情緒。它可以幫助緩解自卑、孤獨、焦慮的感覺,並讓我們有力量度過充滿挑戰的時期

“焦慮”並轉向上帝

焦慮是對結果不確定的事情感到擔心、緊張或不安。它有時也被定義為對做某事或某事發生的強烈願望或擔憂。憂慮和恐懼的感覺,往往是 以身體症狀為特徵,如心悸、出汗和感覺 壓力。  

焦慮往往源於人類對“戰鬥或逃跑”的自然傾向。 “戰鬥或逃跑”反應(或急性壓力反應)是我們的身體對感知到的有害事件、攻擊或生存威脅而發生的反應。在這些反應過程中,我們的身體會產生激素和物質——這可以幫助我們面對我們感知到的威脅或試圖擺脫它們。具有較高情緒反應水平的個體可能容易出現焦慮和攻擊性——這可能會從一個人變成另一個人,並受到其他因素的影響,例如以前尚未解決的創傷事件或經歷、精神、情緒、身體和精神上的幸福感。  

戰鬥或逃跑是我們身體的一種本能的動物反應,旨在“保護”我們的生存。如果平衡並發生在適當的情況下,這可能會有所幫助 - 但如果發生在錯誤的情況下並影響我們按照我們希望的方式運作的能力,則可能對個人及其心理健康造成很大影響。  

 

處理焦慮的最好方法——是面對它——試著了解是什麼讓我們焦慮——而不是逃避這種情況——逐漸讓我們自己暴露在它面前(只要它對我們或他人沒有直接的傷害) .這使我們的大腦能夠“重新連接”自身,以便識別情況並將其標記為“不是威脅”,然後我們的身體就會停止產生通常在“戰鬥或逃跑”反應中會產生的激素和化學物質。  

最終 - 焦慮感源於一個人可能擁有的潛在恐懼或擔憂。如果有人在他們生命中的某個時刻經歷過觸發戰鬥或逃跑反應的情況——這可能是一種創傷性的經歷,而且我們的大腦往往會記住。然後我們傾向於自然地避免以某種方式與該事件相關的情況。

向上帝尋求幫助來解決我們的焦慮可能會改變我們的生活。通過連接到我們的造物主 - 我們有時會發現更容易“放棄”控制情況的需要。知道每一天我們都在盡最大努力過上美好的生活並敬拜他,我們就可以把剩下的交給他來決定,同時相信無論發生什麼都會是好的。 擺脫焦慮的一個好方法是簡單地“把它交給上帝”。當我們相信更高的力量或上帝時,他是無所不知的,知道什麼對我們有好處,什麼對我們不利,我們完全向他“臣服”——為什麼還需要害怕?為什麼有必要擔心?為什麼有必要害怕?當我們真正將我們的靈魂與他的神聖旨意結合起來——並轉向他尋求悔改、幫助和指導,同時盡力過正義的生活時,我們往往會發現我們的焦慮會得到治愈。這在短時間內可能不是奇蹟——這取決於其他幾個因素,如果有人患有嚴重的焦慮症並且不認為自己有靈性,或者有信仰,則可能需要藥物等方面的幫助。上帝——但對於那些有興趣探索的人來說,這是一個長期的治療選擇。  

“失眠”並轉向上帝

 

失眠的症狀包括難以入睡、夜間多次醒來以及白天感到疲倦。失眠的常見原因包括壓力、焦慮、夜間噪音過多、感覺太熱或太冷、攝入過多的咖啡因和酒精。  

 

壓力在我們生活中這種症狀的流行中起著重要作用。擔心工作、學校、健康、財務、家庭、朋友、全球問題、日常活動和差事——會讓我們的大腦在晚上非常活躍,從而難以入睡。壓力大的生活事件或創傷,例如親人的死亡或疾病、離婚或新工作,或失業,也可能導致失眠。  

 

失眠、焦慮和抑鬱常常同時發生。症狀可以重疊,我們中許多感到焦慮的人也難以入睡。失眠也可能是抑鬱症的一種症狀,並與其他情緒如內疚、憤怒、情緒低落等密切相關。  

 

急性失眠 - 是短暫的睡眠困難。

 

慢性失眠 - 是一種長期的睡眠困難模式。

 

共病失眠 - 是與另一種情況一起發生的失眠。

 

發作性失眠 - 在夜間開始時難以入睡。

 

維持性失眠 - 無法保持睡眠。

 

治療 - 以下可能有助於失眠症狀:

 

  1. 認知行為療法:CBT-I 是一個結構化的程序,可以幫助我們識別和替換導致或惡化睡眠問題的想法和行為,以促進良好睡眠的習慣。它教會我們認識和改變影響我們睡眠能力的信念,從而幫助我們消除使我們保持清醒的消極想法和擔憂。 CBT-I 的行為部分是睡眠衛生,有助於養成良好的睡眠習慣並避免讓我們睡不好覺的行為。改善我們的睡眠衛生包括: 建立有規律的睡眠時間表,小心地小睡,不要在離睡覺時間太近的時候進行身體或精神鍛煉,減少擔心,在睡前幾個小時限制接觸光線,如果你不覺得困就起床半小時內上床睡覺,除了睡覺和性生活之外,不要在床上做任何事情,在睡前幾小時內避免飲酒以及尼古丁和咖啡因等興奮劑,擁有安靜舒適和黑暗的睡眠環境。

  2. 藥物治療:在嚴重的急性或慢性失眠症中,由於睡眠不足而影響我們白天的工作能力——有時服用一個療程的鎮靜藥物會有所幫助。如果失眠是共病的(與另一種疾病有關),那麼治療該其他疾病顯然會有所幫助 - 例如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或抑鬱症。然而,許多用於幫助我們睡眠的治療方法可能會讓人上癮,我們的身體會對它們產生耐受性,因此如果可能的話,最好長期避免。顯然,它們也有副作用。草藥茶和療法也可能是有益的。

  3. 白天保持活躍可以幫助我們在夜間感覺更疲倦,從而幫助我們睡得更好。因此,白天鍛煉(不僅僅是睡前)會對我們的身心健康產生直接和間接的影響。 

  4. 冥想和祈禱 - 可以幫助我們反思並註意我們可能擁有的潛在擔憂和麻煩,並且可以釋放焦慮和緊張,因此可以對我們的睡眠能力產生良好的長期影響。  

“喪親之痛”並轉向上帝

 

喪親之痛是為失去對我們來說很特別的人或事而悲傷或失去親人的過程。我們可能會因失去生命、關係、朋友或愛人以及我們關心和失去的許多其他事物或人而失去親人。 - 這是我們在生活中的某個時刻必鬚麵對的一個概念。我們擁有的親人越多,我們就越有可能一次又一次地面對喪親之痛。我們愛得越多,我們之間的紐帶就越牢固,當我們失去所愛的人時,“失落”感就越大。  

 

為自己和他人的損失“做好準備”很重要,因為它可能隨時隨地發生,發生在我們任何有心、有情感的人身上。此生的一切都是“暫時的”,總有一天會結束。我們自己的生命也終有一天會走到盡頭——給愛我們的人帶來失去和喪親之痛。  

 

那些最擅長處理喪親之痛的人是那些做好準備並反思“死亡”概念的人。每天提醒自己,我們不會永遠活在這個世界上,一切都是暫時的,總有一天我們都會死去——實際上可以健康,並通過提醒我們所有人來幫助“正常化”失去和喪親之痛的概念我們並不孤單,我們都必鬚麵對它,並且可以在它發生在我們身上時更容易接受它。那些沒有為“失去和喪親之痛”做好心理準備的人,如果意外發生在他們身上,則更有可能遭受震驚和“創傷後壓力”症狀。有時“期待最壞的情況但希望最好的情況”是健康的。通過提醒自己,我們所愛的人可能會突然離開我們——也可以讓我們更加感激現在與他們在一起的時光,更有可能享受與所愛的人在一起的每一刻,並在生活中更快樂。我們的關係,同時忽視和原諒他們的錯誤。那些這樣做的人不太可能因為失去親人而遭受喪親之痛——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已經分手了。在未解決的爭吵或衝突期間或之後失去親人可能是一種極其困難的經歷,會帶來憤怒、內疚和長期的創傷後抑鬱症狀。   

 

喪親之痛的過程就像情緒上的過山車,但往往主要涉及以下四個階段,不一定按此順序:

 

否認 

憤怒 

討價還價 - 轉向更高的權力

沮喪

驗收 

 

有關喪親過程的更多信息-請參閱:MIND,...等

 

有時人們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走出喪親之痛的否認階段——尤其是如果損失發生在他們最意想不到的時候。這就是為什麼每個人對失去的反應都不同——我們中的一些人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哭泣或發洩我們的情緒,因為我們可能仍處於“否認”階段。這在關係破裂後很常見——當一方或另一方“否認”它即將結束時,由於潛意識地害怕他們的身體和情緒將如何反應或應對現實情況。在某種程度上,它是我們的身體和思想“準備”自己,直到它準備好最終面對和處理損失。在這個階段 - 重要的是不要求助於酒精或藥物等物質來“阻止”我們進入下一階段的能力,因為那樣我們的大腦更不能向前邁進並面對現實。因此,這可能會導致“逃避”和“上癮”,這可能並且經常導致我們生活中的其他問題——使得處理損失變得更加困難——因為其他關係和支持機制也正在做作的。  

 

我們中的許多人在失去所愛的人或對我們來說很寶貴的關係後都會感受到“憤怒”的情緒。有時我們對對方生氣,有時對自己生氣,有時對我們可能相信的更高權力生氣。在這裡提醒自己,我們沒有所有的答案通常很有用。有時消極的事情可能會發生在我們身上,但後來我們發現從中產生了一些積極的東西——無論在失落和憤怒的時候似乎很難看到這一點——對於那些相信上帝的人——提醒自己他知道最好的對我們有益的,對我們不利的,對我們所愛的人也是最好的——僅僅因為我們不明白事情發生的原因,並不意味著它不會帶來好處。在我們的生活中發生了許多看似不公平的事件,例如孩子的痛苦、失去等對我們認為“不配”的人來說,往往正是這種想法讓我們“對上帝生氣”,並且可以非常考驗我們我們的信仰。  

 

討價還價通常是我們都經歷的失去和喪親之痛的階段。這通常涉及轉向更高的力量——以幫助給我們力量和前進的希望。我們中的許多人為我們所愛的人祈禱,或者為我們自己和他們祈求正義,或者以一種或另一種方式與更高的源頭“討價還價”,例如“如果你幫助我,我會做這個……或那個……”或“如果你幫助我們所愛的人,我會做這個或那個……”  

 

討價還價或轉向上帝的階段往往是在我們對失去對我們來說特別的東西的震驚經歷感到謙卑之後,特別是如果我們忘記了這一生是暫時的,或者如果我們正在經歷極度痛苦和情緒化的感覺痛苦,或以一種或另一種方式內疚。在我們最終“接受”損失或喪親之痛之前,我們傾向於討價還價。有時相信我們已經與更高的力量簽訂了“盟約”,這有助於給我們繼續前進的力量,只要我們堅持自己的立場。  

 

其他人可能不覺得他們在討價還價的地方或覺得這是錯誤的 - 無論哪種方式 - 轉向上帝都非常有幫助,並幫助我們直接與我們的創造者聯繫,並給我們力量和意義,希望與和平,以便我們可以繼續接受、學習和成長,儘管失去了所愛的人或對我們來說很珍貴的東西。  

 

通常,那些相信來世和上帝的寬恕和仁慈的人會在有朝一日能夠在來世再次見到他們所愛的人的想法中找到力量,因此接受損失只是暫時的,並且他們所愛的人正在受到他的“照顧”——這使得處理它變得更容易。  

 

對某些人來說,接受可能比其他人需要更長的時間。我們事先的準備程度,我們在喪親過程中避免飲酒和吸毒,我們周圍的支持程度,我們對更高力量或上帝的信仰程度,我們與失去的親人的關係的強度在他們離開我們之前,還有許多其他因素會影響我們“接受”失去我們所珍視的某人或某物的能力。  

“創傷後應激障礙”並轉向上帝

“自殺意念”並轉向上帝

“成癮”並轉向上帝

 

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幫助他人解決心理健康問題?